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
首页|法院概况|新闻中心|法学思想|法官风采|法苑文化|裁判文书|普法天地|专题报道|法律法规|开庭公告|庭审直播|专题文章

 

情暖百姓解疑案

——记乐亭县汤家河镇法庭二三事

发布时间:2011-10-09 10:56:33


汤家河镇法庭地处河北乐亭沿海,远离县城,条件艰苦。辖区100平方公里,9万口人。三名法官长年累月扎根基层,风里来,雨里去,情系百姓,默默奉献。每年办理民商事案件250件左右,调解率达85%。由于该庭业绩突出,汤家河镇法庭成为乐亭法院系统的一面旗帜。

一起特殊的离婚案

近些年来,农村离婚案件呈上升趋势。据统计,2010年汤家河镇法庭办理的251件案子中,离婚案件占51.8%。有人说,办理离婚案件三下五除二,开庭审理无非是理清三件事:感情是否破裂、财产分割、孩子抚养。这话说起来简单,可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不久前的一天,庭长高学军一上班,办公室就来了一名要求离婚的年轻人。乍看起来,这个年轻人一表人才。可仔细一瞧,却发现缺少一条腿。这年轻人见了庭长就忐忑不安地说,把我们全家都愁坏了,快给办理离婚吧。高学军问他是怎么来的,年轻人回答说,是自己开手扶车拖拉机来的。高学军让他坐下,为他倒了一杯水,简单问了一下情况后说,小兄弟,你千万别自己开车来了,路不好走,车辆又多,容易出事故。今天上午有案件需要开庭,明天一定抽时间到你家去详细了解情况,帮你解决问题。一席话说得年轻人心里热乎乎的。

第二天上班后,庭长高学军便亲自跑了十多里路来到村里,登门调查。这年轻人叫项志(化名),他的父母都是地道的庄稼人。项志和他的父母见到庭长,便一五一十地诉说了苦衷。

10多年前,项志在一家砖窑打工,不慎被机器绞断了一条腿,住院花了不少钱,最后还是没有保住,做了高位截肢,落下终身残疾。眼看一年大似一年,父母整天为儿子找对象发愁。去年经人介绍,与一个比项志小六岁的李英(化名)结婚。结婚前,知道李英患有智障。但没想到,过门后的李英却是那样令全家人接受不了。她平时爱玩火,动不动就把东西点着。家里人下地干活,把她自己留在家里不放心。可是把她带到地里,一不着眼,她就把塑料大棚弄得一个个窟窿,更不用说夫妻俩交流和沟通了。

项志一家的烦恼,深深触动了高学军。他当庭长多年,办了不少起离婚案件,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,一方是肢体残疾,另一方是智障,法律都给予了特殊的保护。高学军安慰了项志一家,并表示去李英家谈谈再说。过了两天,高学军找到李英的监护人,也就是李英的父母,李英的父母比较通情达理,对离婚没有过多说什么,同时答应把李英接回来。就是提出李英已经怀孕了。按照法律规定,女方在妊娠期间,南方不允许提出离婚。为此,高学军又去说服了项志先撤诉。

半年后,项志再次提出与李英离婚,此时的李英早已做了引产手术。但双方因财产分割各持己见,高学军一连数次往返于男女双方家中调查了解并作疏导工作,通过耐心细致地做工作,双方当事人被高学军的工作精神所打动,“既然高庭长这么不辞辛苦的为我们当事人着想,来回奔走,我们都愿意做出让步”,双方当事人说,最终在离婚调解书上签了字。高学军考虑到李英家远,又找车将李英的衣物送到家里。

巧解宅基地纠纷案

在农村,房连脊,地连边,庄里人祖祖辈辈在一块土地上生产生活。你帮我,我帮你,亲亲热热,犹如一家。可是一到翻建新房,却容易引发矛盾,寸土必争,互不相让。近年来,随着农村经济发展,农民生活提高,翻建新房的越来越多,而由此引发的宅基地纠纷也不断发生。

今年春天,辖区梨园村的张某来到法庭,他对副庭长刘振东介绍说,一年前他家准备翻建新房为儿子娶媳妇,可是拆了一年还没建上,夫妻俩在驴棚里住了一年,苦不堪言。原因是邻居占着张某不到10公分的地方。按当地习俗,盖房的院子得方正。经村里和镇里有关部门多次调解没有成功。邻居执意不让,原因是历史形成的。双方都拿不出真凭实据,尽管实地丈量多次,始终不能解决,闹得沸沸扬扬。

这是一起棘手的宅基地纠纷案。刘振东想,如果按照村、镇解决这起纠纷的老路,恐怕仍不能奏效。凭着多年办理此类案件的经验,必须另辟蹊径。

张某的邻居,住着70多岁的老俩口。儿子和女儿一家都在外地工作和做生意。刘振东想,在外边的人毕竟见多识广,何不借助他们的力量做老俩口的工作。于是他将老俩口的儿子、女儿全家邀来,当面做老俩口的工作。刘振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没用多少功夫,儿媳先开口,主动提出把地让出去。刘振东意识到这个案子能调解成功,他知道,农村儿媳在家中一般是很占地方的。果然如此,老俩口一听儿媳表态同意,也表示不再争了。一年多的宅基地纠纷,就这样烟消云散。

一波三折的案件

今年春天,法庭办理了一起追还贷款的案件。涉案金额只有7.8万元,但案子在办理过程中却一波三折。

去年辖区的陆某,找到村里要好的两户人家为其担保,从邮政储蓄乐亭支行贷款15万元。天有不测风云,陆某还有7.8万元贷款没有还上,就在沿海公路上遭车祸死亡。

法官张庆伟接到这个案子后,经调查,陆某生前家庭是后组合的。他的前妻身后留下一个女儿,后妻来时又带来一个年幼的儿子。陆某的父亲仍健在。多年的基层审判经验告诉他,该案看似简单,但如果处理不好会引发一连串的案件发生。一是陆某的继承人很可能会因为财产的继承及偿还债务引发纠纷;二是假如简单的做出判决因债务人死亡,由担保人负责偿还。那么担保人必定会向陆某的继承人追偿,到时陆某的继承人互相推诿,案件很难查清不说,担保人的合法权益又得不到保障。

张庆伟没有按照常规审理该案,去找两个担保人。而是首先来到陆家,详细了解陆某生前的财产。当得知陆某在京唐港一车队有一辆欧曼翻斗车时,张庆伟立即赶到车队调查,并查封了翻斗车。接着张庆伟确定陆某的继承人,即陆某的配偶、继子、女儿、父亲。张庆伟依据事实和法律说服陆某的继承人,陆某的财产应当先偿还债务,然后才能依法继承。工作做通了,紧接着就是处理变卖翻斗车,在办理车的过户手续时,不仅遇到了车队设的阻力,而且此时陆某的继子因为盗窃被海港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。为了尽快结案,张庆伟不知跑了多少路,与公安协调,最终到看守所找到陆某的继子在委托书上签了字,将车卖成。张庆伟主持调解,首先从车款中拿出7.8万元偿还贷款,1.5万元给陆某的父亲,其余部分由陆某的妻子、继子、女儿均分。对此,大家均表示同意。就这样,一个表面看似简单,但背后暗藏玄机的案件,仅用一个星期的时间,被张庆伟迎刃而解,做到了案结事了人和。

 

 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1470340 位访客

Copyright©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  冀ICP备10016685号